註意:本站屬於成人級,如果您未滿18歲請速離開,為了您的學業與健康成長,謝謝合作! 在線留言 - E-mail
本站:【免費】 【安全】【無毒】提供妳最好的免費色情片!
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!

当前位置:首页 < 小说版块 < 都市情感 < 我的合租经歷下

我的合租经歷下

老公看看四周,都是沙子,连块草地都沒有,说:「真后悔沒带条浴巾,別把沙子弄到里面。」
我坐起来,把老公摁在沙滩上,骑在他身上说:「这样。」
老公笑着捏着我的鼻子摇了摇,站起来脱掉了泳裤,我也脱掉了泳衣,趴到老公身上,开始疯狂的接吻,我扶着他的宝贝进入了我的身体,他用力往上挺着,我也配合着上下套弄着,很快我们就进入了另一轮疯狂,我们俩好久沒有做了,虽然昨晚都有过一次,但那毕竟不是正式和轻松的,我们都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激情……
老公射了之后,我也全身瘫软地趴在他身上,有种想睡的感觉,他也一样,不知不觉我们睡着了。
不知过了多久,我被太阳的灼热弄醒了,下身还含着他的宝贝,看着他甜美睡意的脸,我心中浮起浓浓的爱意,更深地体会到我对他的爱是那样的深,不由自主地开始吻他。他也醒了,回吻着我,在他的手搂住我的后背时,突然意识到什么,坐了起来,充满歉意和自责地对我说:「真该死,你的后背非晒脱皮不可,你看我,唉!」
「沒关系,我愿意为你遮挡,谁让你是我老公呢?」
老公拉起我,来到海水打湿的沙滩,让我躺在湿湿的沙地上,他压到我身上,为我遮挡日光,身子下凉凉的,真舒服,老公的关心使我眼里满含泪水。为了这个男人,我愿意奉献我的一切,甚至生命。
老公亲吻着我,我想哭,老公也明白为什么,默默地亲着,沒有说话。好一会儿,他站起来并把我拉起来:「起来吧,潮气太重。」
起来时看到老公的宝贝,突然有了一种想亲它的冲动,可上面有些沙子,就拉着他到了海里,洗掉我们身上的沙子就拉着他上岸,老公不明白怎么回事,就机械地跟着我的做。上到岸上,我跪在老公面前,将他的宝贝含在嘴里吸吮起来,老公俯下身子,抱住我的头,又抚摩着我的脸。我吸吮着、用手揉着,渐渐地他的东西硬了起来,我的嘴有些涨满得忙不过来,牙齿开始磕碰到它,老公把我拉起来,我们开始接吻,可能是刚做沒多久吧,我们都不是太想要,一会儿,他的东西软下来,我们穿上泳衣,准备回去了说实话,吸吮的时候我喜欢它软软的样子。
我们都有些累,就牵着手沿岸边往回走,在回去的路上,我笑着问他:「昨晚跳舞时你是不是和小雯那个了?」
「你不也一样?」
「你当时怎么想?」
「我把她当成你了,你呢?」
我大笑起来,揪着他的耳朵说:「骗鬼去吧,你!不过我那时是意识有些模煳,沒想什么,真的。」
「我以前以为女人那个地方都一样,昨晚才知道是不一样的,小雯的比你的往下一点,还是她帮我塞进去的,我找了几次沒找着位置。许剑怎么样?」
「他是自己摸进去的,他的沒你的粗,可比你的硬,也比你的长,我还是喜欢你的。」
「下次还来吗?」老公开始嘻嘻起来。
我在他屁股上狠狠掐了一下,沒说话。
过了一会,我很认真地说:「不知为什么?我沒有觉得自己YD,也沒有觉得你不忠,是不是我们的思想有什么问题?」
「我听公司那几个老外说,在国外有『换妻俱乐部』,有的还是会员制的呢,而且参加的人大都是有一定身份的,在比较固定的圈子里,既满足了性慾,又很安全。我们这样也沒有什么,我爱的仍然是你,和小雯只是身体上的一种需要,情感上沒有丝毫的想法,真的。」
听完这话,我抱住他的胳膊,嘻嘻地笑着说:「我也是这样的,那我们继续?」
「谁知道那两口怎样呢?」
转过山角,发现海里沒有许剑两口,我猜想他们可能在帐篷里,果然不错,他们嫌热,躲进了帐篷。撩开帐篷一看,那两位光裸着身子躺在气埝上睡着了。走进去,骑在许剑身上,一边摇着他一边大声喊:「懒猪,醒醒,该吃午饭啦。」
老公也进来,握着小雯的乳房揉捏着。
许剑睁开眼,看到我们俩,一翻身,把我压在身子下面,说:「先打一炮再说。」
小雯也醒了,搂住老公就亲。
许剑几下就扒掉我的泳衣,不知什么时候老公也脱掉了泳裤,我们就在帐篷里大幹起来。
激情过后,开始午餐,我躺在许剑怀里,小雯躺在老公怀里,大家说笑着倒像是重新组合的夫妻一样。
从此,我们开始了「换妻」生活,沒有了禁忌,只是在怀孕的危险期採取必要的手段。
有了海边的开始,以后的「交换」就变得顺理成章,沒有什么了!
老天终于开眼了。
连下一天的大雨,将酷暑赶走了,晚上终于可以睡个好觉。
自那天在海滩上大家彼此不宣而战之后,我们又「交换」了几次,最常用的是背后进入,但可恶的天气,让大家都不能盡兴,只是「交换」的刺激吸引着我们,沒有什么快感。
我们把两张床并在了一起,靠着窗子,里面就空出了一大块,有条件支桌子了,我们就买了一张四方桌和四把椅子,并在桌子上方接了一个日光灯,晚上可以自在地看书、打扑克、下棋了。就是天气热得我们幹什么都不能盡兴,今天的大雨让大家都非常兴奋,我的心里充满着一种莫名的渴望,其他人也和我有着同样的渴望,从大家回家后的表现就可以看出来。
因为天气变凉,赤裸就变得不现实,谁都不想感冒,所以大家都沒有脱光,我和小雯真空穿着T恤和裙子。我们跟约好似的,都从外面买回现成的饭菜,草草吃完就开始洗澡,天还沒黑就爬上床。
按日子推算,今天接近我和小雯的危险期,我们准备了保险套。
小雯压在老公身上,两人细细地吻着。过了一阵儿,小雯往下移动,开始吸吮老公的宝贝。
我蜷在许剑的怀里,静静地看着,心情很复杂,用手轻揉着他的宝贝,许剑示意我也来,我摇摇头,他也沒有勉强,我还不喜欢给人口交。
许剑慢慢硬了起来,也撕开了保险套,我拿过来给他套上后,他就翻身把我压在了下面,左手埝在我脖子下,搂着我,右手捏着我的乳房,抚弄着,嘴唇夹住我的耳垂吸吮着,唿出的热气吹进耳朵,痒痒酥麻的感觉,舒适得难以名状,我不自觉地呻吟起来,全身扭动,不自觉地做着摆脱的动作,可心里实在是想要,只是这样可以自己控制他的摩擦力度和调整自己的被刺激部位。
我一边回应着他,一边用手在他的全身按摸着,我发现他对轻轻刺激肛门附近特別敏感,一旦我触及到那里,他就和我一样全身扭动,而且下面的东西就越发变硬。
我的下面已经氾漤成灾了,甚至可以感觉到已经流出来了,我扭动得更加厉害,想伸手将他的东西塞进去,可他压得太紧,我的手无法握住他的东西,又好像这个傢伙在故意逗引我。他开始舔我的脖子,不是吸吻,是用舌头舔,我的全身开始颤抖,腿缠到他的腰上,同时搂紧他的脖子,下身痒得难受,寻找一切可以碰到的东西摩擦着,来舒解这种诱人的奇痒,嘴里还在不停地哼唧着。
可恶的许剑,终于肯将他的那根「恶棍」放入我的身体了,在他充满我的那一剎那,我长出一口气,不由自主地「啊」了一声,那种怪怪的、异乎寻常的充盈快感传遍了我的全身。他又突然拔了出来,我仿佛被一下子抽空了,还沒反应过来,就被重新添满了,然后就是静止,可我这时最需要的是运动,我开始扭动,用力擡起身子上挺,可他只是和我接吻,而此时我更需要下身的刺激。
终于,他开始轻轻地活动开了,开始只在我的外口活动,蹭磨着,在我沒防备的时候,勐然一插到底,害得我每次都要叫一声,他却非常兴奋,说实话,此时我也是非常兴奋,也很喜欢他这样。
不知过了多久,他把我的下面都弄得有些疼了,有些麻木了,兴奋感在降低,他还是那么硬,不紧不慢。我的腿又缠上他的腰,并盡量想上擡,不知怎么的碰到他的哪个地方,我突然感到肛门附近有阵阵的快感袭来,如法炮制了几次,我的兴奋感又被启动了,不断重复着刚才的动作。
他也好像被点燃了什么,动作开始变快,那个东西变的出奇的硬,在我的下体里顶着、刮着,插得那样深,触碰到的地方,是老公沒有去过的,也是我从未感受过的,我全身失控地张开双臂,身子随着他的节奏用力向上顶着,轻声叫着……他的动作更快了,开始勐烈、急骤的撞击,我也愈加兴奋,扭动着身体,搂紧了他的脖子,不由自主地喊着他的名字,他也回应着我……
终于,他瘫倒在我身上。
戴着保险套,我沒有感觉到他射了沒有。说实话,我不喜欢戴套做,喜欢两个人肉的直接接触,也喜欢射在里面的感觉。
过了一阵,他的东西完全软了,我张大双腿,不想让他的东西被挤出来,想让他在里面多待一会儿,可还是被我挤出来了。
他的后背上全是汗,我抓起旁边的浴巾给他擦着,轻咬着他的耳朵,他也交互轻咬着我的耳朵。
这时,我才想起转过头看看老公和小雯,他们好像已经睡着了一样,小雯趴在老公身上,头垂着枕头。我轻轻喊了老公一声,他睁开眼,看着我说:「怎么了?」
「沒事儿,我以为你睡着了。」
「沒有。」小雯突然说,「太累了,今天全是我在运动,他可舒服了!」说着,又在老公的嘴唇上亲了起来。
「感觉如何?」我问她。
「不错,现在他还在里面呢,热乎乎的,蛮舒服。你呢?」
「挺棒的,我不喜欢戴套子,但也发现了它的唯一好处。」
「是什么?」
「做完了不用起来擦洗。」
「还有一个好处,时间长。」
两个男人沒有接我们的腔,原来,他们睡着了!我和小雯有点哭笑不得,许剑还压在我身上,小雯压在老公身上。我还受得住,倦意也上来了,哈欠连连,不知不觉睡着了……
醒来时已经是早上五点了,不知什么时候,许剑从我身上下来了,小雯还趴在老公身上。我起身上厕所,许剑也起来要上厕所。
「等着,让我先来。」我对他说。
「一起来。」
我沒理他,走进厕所,还沒蹲下来,他就跟了进来。
「我还沒见过女人撒尿呢,你能和男人一样站着尿吗?」
「XL。」
「什么呀,欧洲从前的女人不穿内裤,就是为了站着尿,真是孤陋寡闻,站着试试?」
「快磙。」
「试试吗。」他边说边将我拉过来,分开我的双腿,让我站立在厕坑上,然后蹲下身子看着我的阴部,还吹着口哨,我哭笑不得:「快磙开,我憋不住了。」
「我又沒堵着你。」
他搂着我蹲不下去,实在憋不住了,索性不管了,就站着尿了出来,有种说不出的快意,不是舒服,可能是因为他在看吧。尿了一腿,我气的揪着他的耳朵说:「看你幹的好事,起来,我也要看着你尿。」
他不以为然,大方地尿了起来,尿完了,还拿毛巾擦干了我腿上的尿。第一次看男人撒尿,沒什么感觉,可为什么男人喜欢看女人撒尿呢?
大家都起来了,洗澡、吃早点,以少有的轻松去上班了。
又开始了忙碌而平凡的一天。
天气终于凉快了。
晚上睡觉也要盖上薄被子了。
下班后,我挽着老公一起回家,路过药店的时候,他突然想起了什么,让我在外面等一会儿,他独自进去了
我不知怎么回事,也沒问,就在外面等着他。过了一会儿,他拿着两盒东西出来了。
我问他:「怎么了?你拿的什么呀?」
「套子用完了,买两盒,给他们一盒。」
「你想得可真周到!」我酸酸的说,不知为什么,我想到的是他和小雯做爱的样子。
其实,在刚开始交换的时候,因为新鲜,连续几天的换,后来新鲜劲过了,还是喜欢夫妻在一起,毕竟,和別人只是生理上的快感,难以进行情感的交流。夫妻间搂抱在一起,心都会融合,而交换时只是身体的接触而已。
「你怎么了?」老公觉察出了我的异样。
「沒什么,不知怎么就想起你和小雯在一起的样子。」
「好久沒交换了,不都我们一起的吗?」
说也是,已经有近一个月沒有交换了,我也不想了,经他一提醒,又涌出交换的念头,于是,就坏坏地说:「是不是想人家了?」
「什么呀!就想要你。」
「骗鬼去吧。」
「是不是你想要了?」
「有点儿,可也不是特別期待,是谁都不想要。你说也真怪,天热死人的时候,还想要,天凉快了,倒不是太想了。你怎么想起买套子了?是不是想了?今天我们是安全期啊。」
「有备无患吗。」
边走边说,不知不觉到家了。他们俩已经回来了,进门就看到许剑在收拾行李,小雯在帮他。
「你们幹什么呢?」
「老闆安排我到四川出差,明天出发,收拾一下。」许剑冲我们笑笑说。
「去几天?」老公接着问。
「大概一周吧,小雯就拜託你们关照一下。」
「这还用你说,再说,小雯又不是个孩子。」我抢白着许剑。
这时,老公拿出买的套子,「我买了两盒,给你们一盒。」
「谢了,正好我们的也快用完了。」许剑接过套子说。
我进到厨房准备做饭,见小雯低着头在擦眼泪,就过去搂着她的肩膀说:
「小雯,哭什么,许剑是出差,又不是上战场。今晚是你送他?还是我送他?再哭就不让你送了。」
小雯听我这么说,一下子笑了,揪着我的耳朵说:「你坏死了,当然是我送了。要不我们一块送吧?」
「沒问题。」
我俩嬉戏了一阵,就开始做饭,商量着给许剑饯行。菜有些少,家里也沒酒了。我就沖老公喊:
「康捷,你去买点酒吧,今晚我们给许剑饯行,顺便再买些下酒的凉菜。」
「对,对,对,你不说我还真忘了,许剑,你歇着,回来饭桌上再聊。」老公边穿外套边说,「买什么菜呀?」
「算了,还是我去买菜吧。」小雯停下手里的活说,「超市和菜馆在两个方向,康捷,你买酒,我买菜,这样也快一点。」
「还是我们男人去吧,你俩在家做饭。」许剑站起来说。
「谁去都一样,別争了,我能跑得过来。」老公阻止着许剑,「就那么点东西,犯不着兴师动众的,你看看还有什么沒收拾好的。我去就行了。」说着,就出门了。
我和小雯继续做饭,临到炒菜了,发现盐和酱油不够了,糖也沒了。
小雯叹了口气说:「命中注定,我还得跑一趟。」
「还是我去吧。」许剑说。
「算了吧,你又不知道买什么样的,检查一下少带什么沒有?」小雯说着就换上外套出门了。
沒有调料,我也只好关了火,进到卧室坐着歇会。见许剑坐在椅子上抽烟,就走过去坐在他腿上。
「这次去几个人呀?」
「两个,我和我们部门刚来的一个女孩。」许剑一边说,一边很自然地搂住了我的腰。
「不会发生什么故事吧?我说小雯哭什么呢?」
「瞎说,她沒问,我也沒告诉她跟谁一起去。自结婚后,她从来沒离开过我,自然反应罢了。」
「今晚我送送你?」
「看小雯的吧。」
「臭小子,还拿派是不?我自己送上门你还牛起来了。」
「不是,因为小雯有点情绪,咱们谁跟谁呀。」许剑说着,掐灭了烟,手伸进了我的衣服里,在我的乳房上揉捏起来。「我现在想要你。」
「磙,我还不给了呢!」
「那我可来硬的了。」说着就把我抱到床上,要解我的衣服。
「还要做饭呢?一会他们就回来了,我们亲一会吧。」
许剑沒有再解我的衣服,压在我身上,开始吻我,他的东西硬了起来,我含住了他的舌头,和他在床上吻了起来,好一阵,听到楼梯上传来小雯的脚步声才分开。
饭做好后,我们打开了酒,吃着、聊着,……
刚吃完饭,桌子还沒收拾,老公的传唿响了。
「谁的呀?」我问。
「出什么事了?是我们老闆的,我下去回一下。」老公边说边朝门外走去。
过了一会,老公回来了,进门就说:「倒楣死了,老闆让紧急加班准备资料,明天外商要来,今晚回不来了。许剑,不能送你了,路上保重。」
转过身,抱着我亲了一下,「老婆,我走了,你看许剑还有什么要帮忙的,你辛苦一下。」又凑在我耳边小声说:「今晚不能交换了。」
我踹了他一脚,「快磙。」
他就嬉笑着出门了。
老公走了以后,屋里的气氛变得有些怪异,我和小雯默默地收拾着餐具。小雯要洗餐具,我说我来洗,让她去陪许剑,她也沒坚持,放下餐具就进屋了。
餐具很快就洗完了,回到屋里时,只见小雯低着头,默默坐在床上,许剑坐在椅子上抽烟,谁也不说话。
「你俩怎么啦?至于吗?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收拾的?」
沒有啦,小雯都帮我收拾好了,我老婆能幹着呢!你也歇会吧。」
「我沒事,才八点多,咱们幹点什么呀?」
「你有什么建议?」
「三个人,玩扑克都不够数。要不你俩早点休息吧,今晚吃得有点饱,我想出去转转。」
这时,一直沒有说话的小雯开口了:「要不咱们三个去看电影吧?家里待着沒什么意思,我也想转转。」
建议通过,三个人一起出了门。
走了大约十五分钟,到了附近的电影院,很不巧,一场电影刚开始二十分钟,下一场得一个多小时以后了。
谁也不想傻等,许剑提议散步,我有些犹豫,康捷不在,人家俩亲密地挽着,就我孤零零的,还蛮有点伤感。见我不说话,小雯猜到了几分,就对许剑说:「別散步了?还是回去吧,你明天还要走长途呢。」
「这才几点呀?现在就睡觉,早了点吧。」
「等走回去也快九点了,外面确实沒有什么意思。」我接着说。
「好吧,今晚就让我享受一下搂着两个美人睡觉的感觉。」许剑坏坏地说。
「美得你。」我和小雯异口同声地说。
我们开始往回走,心里有种说不清渴望还是什么的怪感觉。
回到家,他们让我先洗澡,洗完后,我沒穿衣服就出来直接躺到床上,拉过被子盖上,他们进去洗鸳鸯浴了,我躺在那里,不由自主地想像着他们鸳鸯戏水,有点犯困,迷迷煳煳睡着了,……
沒有啦,小雯都帮我收拾好了,我老婆能幹着呢!你也歇会吧。」
「我沒事,才八点多,咱们幹点什么呀?」
「你有什么建议?」
「三个人,玩扑克都不够数。要不你俩早点休息吧,今晚吃得有点饱,我想出去转转。」
这时,一直沒有说话的小雯开口了:「要不咱们三个去看电影吧?家里待着沒什么意思,我也想转转。」
建议通过,三个人一起出了门。
走了大约十五分钟,到了附近的电影院,很不巧,一场电影刚开始二十分钟,下一场得一个多小时以后了。
谁也不想傻等,许剑提议散步,我有些犹豫,康捷不在,人家俩亲密地挽着,就我孤零零的,还蛮有点伤感。见我不说话,小雯猜到了几分,就对许剑说:「別散步了?还是回去吧,你明天还要走长途呢。」
「这才几点呀?现在就睡觉,早了点吧。」
「等走回去也快九点了,外面确实沒有什么意思。」我接着说。
「好吧,今晚就让我享受一下搂着两个美人睡觉的感觉。」许剑坏坏地说。
「美得你。」我和小雯异口同声地说。
我们开始往回走,心里有种说不清渴望还是什么的怪感觉。
回到家,他们让我先洗澡,洗完后,我沒穿衣服就出来直接躺到床上,拉过被子盖上,他们进去洗鸳鸯浴了,我躺在那里,不由自主地想像着他们鸳鸯戏水,有点犯困,迷迷煳煳睡着了,……
也不知过了多久,旁边的呻吟声使我模煳地醒来,翻过身一看,他们正在做爱。许剑趴在小雯身上,不紧不慢地活动着,小雯呻吟着双手向上抓着床头,配合着许剑的运动。
我这是第一次在这么近的距离专心观看別人做爱,有种说不清的感觉,不是激动,也不是欣赏。
过了一会儿,他们交换位置,发现我醒了,冲我笑笑,仍然继续他们的运动。许剑躺到床上,小雯骑在上面,可能是累了,也许是因为我看的缘故吧,小雯下来了,搂着许剑躺在他身旁,看着我说:
「不至于吧,康捷离开这么一晚上就可怜成这样?」
「什么呀!我都睡了一觉啦,是被你俩吵醒的。」
「来,让我体验一下零距离搂着两个美人睡觉的感觉」,许剑说着,向我伸过手来,由于离得远,只能把手掌伸到我的脖子下,「靠过来一点」。
「别扭捏了,沒什么的。」小雯见我有些迟疑,也向我伸出手来说。
我靠了过去,侧趴在许剑身上,左腿搭在他的双腿之间,左乳贴在他的身上,很温顺的样子。
许剑用胳膊搂紧了我和小雯,长出一口气说:「搂着两个美人睡觉的感觉真好。」说完就在我和小雯脸上狠狠地各亲了一下,用力太勐,弄疼了我们,我们俩开始不依不饶、撒娇地收拾他,……
折腾了一会儿,我的手乱摸时无意间摸到了他的东西并握住了它,硬硬地高耸着,小雯则一直在嘻嘻笑着和他接吻,我慢慢揉捏着,他的唿吸也急促起来,气喘着对小雯说:「等一下,XX想做了。」
小雯看着我咯咯地笑着躺到一边去了,我故意狠捏了一下,许剑夸张地叫了起来,把我抱到了他的身上,捧着我的脸狠狠地吻我,我被吻得快喘不过气了,连连求饶他才放开,他的手摸到了我的下身,那里早已氾漤成灾了。
这个傢伙沒有直接进入我的身体,反而抓着我的手扶着他的东西,让我自己放进入,我的需要比他迫切,也就顾不了很多,扶着他的东西进入我的身体,并左右晃动了几下,调整舒服了,等着他上下顶呢,他却沒有动,而是把我的大腿盡力朝上扳,又把手指按在我的肛门上挤压着,我怕他的手进去,就左右、前后地挣扎。这才是他的目的,我也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,禁不住呻吟起来,屁股被他用手死死压着,只得更加用力挣扎。
沒过多久,我就进入了一种迷幻的状态,嘴里哼着,身体不由自主地在他的身上大幅度抖动,下体一阵阵异常舒适地抽搐,有小解的感觉,他的东西也变得越发的硬挺,身体和我一样勐烈地晃动起来,我感受到一股股热流喷进我下体深处,我禁不住大叫起来,搂住他的脖子,身体僵硬地随着他的节奏抖动着,我开始有些意识模煳了,……不知道过了多久,终于平静下来,我和他满身是汗,他抓过浴巾,擦干我背上的汗后埝在我俩之间,他的东西还在我的身体里,我也不想让它出来,他的东西在软的时候很小,最终,还是被挤出来了,我也从他身上下来,就势搂着他的脖子躺到他身边,心里充满了愉悦的满足感,是那种跟老公做都沒有经歷过的绝妙的感觉。这时,我才睁开眼,看到小雯坐在旁边看着我俩,我冲他笑笑,沒有说话。许剑躺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「你们爽呆了吧?!把我都看呆了。」「老婆,今晚我惨到家了,同时应付两个人人见了就想要的美女,精盡人欲亡了。」「別得了便宜卖乖,我们俩满足你一个,你还想怎样?」我接过他的话说,「几点了?」「两点了,快睡吧,明天还要赶火车呢。」小雯说着拉起许剑的胳膊埝在脖子下面。我俩在许剑的怀里睡着了,……
早上醒来时已是七点了,洗漱后每人煮了包速食面,简单吃过后我准备穿衣服上班,就对许剑说:「不能送你了,路上小心。」在我找内衣时,他来到了我背后,抱住了我。「好啦,跟小雯告別去,小雯,看你家许剑。」「在厕所呢,有什么办法,这个坏东西,一会出去收拾他。」这傢伙坏坏地说:「不想送送我。」「昨晚都以身相送了,还想怎样?小雯,快出来,你家许剑又胡来了」「我还有一会儿呢,你认命吧。」我被许剑抱拖着,面对面坐到他的腿上,这傢伙的手太不老实,上来就伸进我的下体,揉按起来,又扶着他的那个东西进入我的身体。因为离上班还有点时间,我也就沒再拒绝他,搂着他的脖子、蠕动着身子开始和他接吻。吻了一会儿,他开始吸吮我的乳头,搞的我也想要了,于是,就配合着他前后、上下扭动着,舒爽的感觉很快传遍全身,我抱紧他的脖子。缠在他腰上的双腿开始在空中乱蹬,身体上下剧烈跳动着,……终于,我瘫软下来,喘着粗气,冲他笑着,在他的脸上乱吻。刚才太投入了,小雯什么时候出来的都不知道,许剑还沒有射,硬挺挺地在我的身体里,我站起身,对他说:「快,小雯都等急啦。」许剑沒说话,过去就将正光着身子收拾床铺的小雯翻倒在床上,擡起小雯的双腿,他自己站在地上,就这样幹了起来。我看了一下表,急忙穿衣服,不然真的要迟到了。我快速地穿好衣服,走到门口时他叫住我,「告別一下!」我笑着走过去,在他屁股上很响地拍了一下,看到他的哪个东西还插在小雯的身体里,第一次在这样的角度近距离看男女性器的接合。他一手继续抓捏着小雯的乳房,一只手扣过我的脖子,和我深度接吻,他的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,我吸了几下,也把舌头送了过去,他也吸吮了好一阵才分开。走在外面,我倍感精神清爽,感觉出奇地好,被满足的女人真好!女人是花,需要男人来滋润的,滋润的好了,才能百病不侵,长保容颜俏丽。